物競天擇及奇門遁甲的演化

最近在做一個題目,是關於病症與基因的突變間關聯性,為了研究這題目,

找了許多文獻來參考,而且還要學習用新的工具來分析。過去在研究基因的過程是很耗費時間,

而且又不一定會成功。因此,只要有做出一段新的基因,那麼對這世界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貢獻。

在尋找文獻的過程當中,我看到了一個很有趣的題目,那是在果蠅中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狀況,

就大家的認知來說,基因會影響一個人的狀況跟性向,並維持人的許多功能,不過有時候一個基因不夠用了,

竟然還會再複製一個基因出來幫忙,來維持整個物種的狀況跟性向的穩定,

這發現不只在果蠅中,人類中也有這種情況。人的基因體是比果蠅要更複雜,

基因的排列組合順序更是複雜,但是人類利用基因的排列組合能做出更多不一樣的動態,

這就是為什麼人類是這世界主宰者的原因吧!同時生物演化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

達爾文曾提出,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學說。達爾文是個自然學家,

在1859年出版的《物種起源》中提出這說法,早年在加拉巴哥群島觀察了數種動物後發現,

島上的鷽鳥應與南美洲發現的為同種,經觀察顯示,在十三種燕雀中只有一種是與其大陸近親類似的,

其餘皆或多或少發生了演化現象,他們爲了適應島上的生存環境,改變了鳥的大小

正因為演化的關係,許多無法生存在這島上的燕雀就這樣的滅絕了,這也是演化的一種殘酷現象。

有趣的是,這學說竟然是民族主義情感上的一種寄託,在這樣的思維下,

摧毀掉「不適者」,將有限的資源用在「適者」身上,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正因為如此引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造成另一種的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現象。


演化是因為環境的改變,引發基因的改變而遺傳到下一代,奇門遁甲也是如此,

從九天玄女傳授奇門遁甲於黃帝,助黃帝打敗蚩尤,至今已經有五千餘年的歷史了,

期間黃帝令風后演繹天書,而奇門遁甲原本有一千零八十局

傳至姜子牙時,他去繁就簡,簡化成七十二局,稱為『太公奇門遁』

在太公奇門遁中,起局是依據太陽的運轉軌跡來決定,即是用二十四節氣取局,因此又被稱為「陽盤遁甲」,

也是現在常說的『陽盤奇門』姜子牙把一年的總日數平均分成七十二局,即是每五天演一局,

形成每四十五天為一節,八節剛好一年,附合八卦的原則。與此同時,亦建立了二十四節氣和七十二候的雛型。

後來傳給黃石公,黃石公又傳給張良,而張良將奇門局精簡至現在的一十八局

西漢《淮南子·天文訓》的內容中,奇門融入了二十四節氣的法則,將二十四節氣平均分佈八個方位,

即一方統三個節氣,每個節氣有三局,一方共演九局,又把一年以冬至和夏至劃分陰陽二遁,

形成陰遁九局和陽遁九局,即是漢代張良的一十八局沿用至今。

為什麼會從一千零八十局演變至現在的一十八局呢?

我們可以用易經裡面有提到宇宙萬物的規律用「三易」來概括這說法:

「變易」: 世界上的事,世界上的人,乃至宇宙萬物,沒有一樣東西是不變的。

「簡易」: 宇宙萬事萬物,有許多是我們的智慧知識沒有辦法了解的。當智慧夠了,認識了它以後,

                 就覺得原來如此簡單。真理其實非常簡易。有智慧就能解決一切問題。

「不易」: 萬事萬物隨時隨地都在變,可是卻有一種永遠不變的東西存在,它能變出萬事萬物來,

                 但自身卻是永遠不變的,是永恆存在的。

達爾文的學說,物競天擇,就是符合易經中的變易,也正因為局勢的變遷,將奇門遁甲更為完善,

到後來也分出來『陰盤遁甲』,起局方式不再侷限24節氣,反而讓奇門開創出一條不一樣的思維氣象。

我的工作是研究員,透過另一個角度來看待奇門遁甲及其他的命理學問,讓我能夠更客觀地看待,

人類與環境間的變化,時代的改變,奇門遁甲也不再像以前如此的神秘,

因為演化的關係,也讓許多的術數更符合現代的環境。


發佈留言